慈颜常笑世上可笑之人的大肚笑脸

2018-08-18 11:32

走出峨嵋山的大门出口,我回望郭沫若手书“天下名山”四个字,不禁感概,心想总算来过,但也遗憾多多,不仅仅是因为那些充满铜臭的寺庙和那些占据在那里的俗人。也因为导游知识的缺乏,我没有能看到,甚至听到关于峨嵋山上的一些著名的近现代人文历史,如蒋介石、叶挺等在峨嵋山的历史文化遗迹。

回头我们又乘索道直接下到半山处,往万年寺观瞻。万年寺是峨嵋山的名寺,到峨嵋的游客,尤其是众多香客,恐怕没有不到万年寺来上香的。

然而,我们到达乐山时并不宁静,映入眼睑的是一派熙熙攘攘,人满为患。导游顺势动员游客就不要顺着那个梯子下行目睹大佛全身了,说要花费太多的时间。为了满足我们瞻仰的愿望,她带着我们挤到栏杆边看了大佛的头部,说头部也仅仅是头顶的那个部位。然后又带我们走到另一个方向,顺着她的手指处,我们透过丛丛树杈,远远的看到了大佛的脚趾。即使如此对于我们第一次看到大佛的人来说,内心还是充满惊骇。我想起那句“山是一尊佛,佛是一座山”的名句,此情此景,恰如其分。虽然乐山大佛的印象已在很早以前无论从视屏上,还是从图片中,早已深深印入脑海,但到了那里,咫尺之间没有能顺着梯子下去,看个全身,实为遗憾。为此我至今还抱怨那位头发染成金黄的女导游所给我们的误导。其实事后才知道,她带着我们慢悠悠的穿过凌云寺那长长的甬道,是为了给自己留下充分的时间说教,以图我们在最后出门前能在那里买些据说是开过光的佛家物件。当然看乐山大佛最佳的角度应该是在大佛对面的江上,在那里可以完整的看到头与山齐,脚踩江水的71米高的大佛,让你不能不敬佩先人何以花费近百年的时间造成这千古大佛。所以如此巨大的造佛工程让他的主人弥勒佛也笑不起来。我们看到的大多弥勒多是“大肚能容天下难容之事,慈颜常笑世上可笑之人”的大肚笑脸。而眼前这尊弥勒虽说不上严肃,但平和中不露笑容,且目光微闭。因何如此?他是至今难忘当初为了修建他的那个凌云寺海通和尚,不惜被挖去的双眼;还是为那些在建造他的百年间不慎摔下峭壁掉进江水的无数工匠们虔诚的生命;抑或是为了千年以来他所目睹的所有危害苍生的天灾人祸,恨其自己不能尽其职守,佑民福祉?为此他始终在沉思,深深地沉思。所以,他区别于于天下太多的寺庙菩萨仙人,从不接受人们的香火和祭祀。在这里,我们看不到一炷香火,一支红烛,一人跪拜,看到的只是他的伟岸身躯,两袖清风,一尘不染。为了根绝香火,他一开始就釜底抽薪铲除了滋生这些东西的土壤:立在临河的悬崖上,没有地方设立祭祀他的殿堂。周围全是香火插不进的岩体,连他的脚趾甲也是向下倾斜的,人站上去会倾倒,所以连下跪朝拜也没有地方。人们只能远远的看他那顶天立水的尊容而默默遥致祈祷。

出得万年寺,我游兴大减。当导游问及,还有很远的路,是否有人愿意去与峨嵋有名的猴群近距离接触时,我们一行人大多已无兴致,最后我们选择了经山间农家小道返回。

我常想,名山大川何以为世人所向往?在你身临其境时,看潺潺流水,翠叠掩映,烟云缭绕,我才感概山之所以称奇,水之所以称为秀,不外乎一个重要存在,那就是其山水间存在的灵性。这种灵性实则也是让人心无旁骛缠绕而趋于静怡的一种环境,一种如沉睡般的幽远氛围。因此,习惯于世俗纷乱的我们,每走进一次这样的山水,内心便就多了一次趋于本原的洗礼。何况乐山有世界第一大佛;峨嵋是有名的四大佛山之一。所以那些不管路途远近,从四面八方到乐山、峨嵋的游客也好,信徒也罢,都是为了内心的一份虔诚、一份宁静。

也因为这上香,给那些虔诚拜佛的人们热忱的心灵时时感觉凉意。进得万年寺大门,验票是自然的,因为自从“旅游”一词上了各种现代词典的词条,所有历史上俗人世僧可以随便出入的寺庙观堂早被以“旅游”的名义变成收费的景点。即使那些身贫如洗的穷人想祁求佛祖福佑,不给钱也休想进门。这也便罢!万年寺的进口站着几个彪形大汉,对来客中自带香火的人,不加言语,毫不客气的一把抢来扔进一旁的废物箱,要求你到大门一边的小窗口重新买属于万年寺的香。那里香可名目多了,所谓的全家福、保佑子孙、保佑老人、保佑平安等,香火从30、60、80、100、300直至2000元左右不等,一口价没商量。我眼见得进了门的那些香客,眼瞅着与原先自带的并没有什么区别的香,竟然比自己的要高出多少倍,一时沮丧满脸,气愤不平。他们在佛祖面前又不想粗口,只好强忍。进得著名的万年寺,那悠久的古寺庙肯定已与当初物事两样了。正殿是菩萨,而偏殿则成了旅游纪念品的商店。因为万年寺的名声,人们买了些佛珠、玉石之类的东西总想在里面请有道行的僧人开个光。我耳听得一个刚去把物件开过光的女子发着牢骚:我给五十就比不上那个给了一百的做得认真。更可恨的是眼见那些给了同样钱的女子去做开光,那漂亮一些的女孩被那和尚粘的时间就特别长。看到这些,我在其后所遇到的佛堂前那些披着袈裟的和尚所吆喝的“烧香拜佛吧,保佑你一家一年四季平安发大财;如果你在佛的面前不烧香叩拜,你将祸事不断……”等,我只能嗤之以鼻。心想只要我心向善,佛自在心中,何必去花钱养肥这些有辱名刹古寺名声亵渎神灵的俗不可耐之人。

也好,没有遗憾就没有下次,留待以后,我相信我会看到一个更加全面,令人更加心情舒畅的峨嵋的。

因山道湿滑,主要也是因为时间关系,我们在峨嵋只有一天时间,只好选择部分地乘坐索道。排了好长的队,我们从半山腰登上了峨嵋山的最高处万佛顶。烟雨中,山顶的寺庙群处于朦胧中,因为此时的能见度也只有十米左右,不仅无法欣赏通常的峨嵋壮观的云海,即使眼前耸立的万佛和著名的金顶都在烟雨笼罩之中,好在我们可以近距离的欣赏迷雾中仍在发出金灿灿光芒的金顶。虔诚的游客禁不住环境的影响,纷纷点起香火,拜起名山大佛,祁求天佑。整个山顶香烟缭绕,禅声不绝。

在峨嵋山脚下住了一晚,早晨起来天气骤变得阴沉起来,待到你开始上山已细雨霏霏,此时踏步湿滑的山间小道,只见山岚间轻烟淡雾飘忽,依稀可见山间峭拔的岩石、葱郁的密林、碧绿的翠竹、淙淙的流泉和种种不知名的杂花野草。行走在这绿树青草鲜花中间,呼吸着湿润的清新的凉爽的空气,偶尔还可以看到几只猴子在峭壁间跳跃,一、二只松鼠在枝头若无其事的啃食松果,这大自然的宏大和妙趣,不能不让你尘世的杂念顿消,整个儿尘心都被这苍翠云峰浸润了。不知不觉地,随着眼前暗针叶林的出现,随着一些树木花草呈现的秋的模样,我们感到身上有了寒意,原来,我们进入了地势更高的寒冷地带。

去年十月下旬,我与儿子的四川之行的最后一站是乐山、峨嵋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