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当时总觉得这一切都是发自内心的感触

2019-02-26 11:34

好像每一次静下心来写文字,都是在感慨时光流转得太快,然而所要感慨的这些事情不都是随着时光的流转才会发生吗?哈哈,一旦我深究一件事情就会特别矛盾,前天哥哥打电话来跟我聊了一个小时,他就是努力开导我,结果反被死钻牛角尖的我带着跑。兰兰那不是非常完美的爱情伤害了家庭

只是想到过年回家,唯一比较亲近的兰兰已经不能与我为伴,就异常寂寞。

这就是时间的魔力,我们一方面抗拒着成长,需要面对残酷的现实;一方面祈祷着一切都会好起来,只是需要时间。

又来到这儿,翻看了几年前写的心情,在当时总觉得这一切都是发自内心的感触,而放在如今,不得不承认是为赋新词强说愁。然后我悄悄地删除了一些。

她说肯定是她的女儿,因为还小小的,也涉世未深,像个孩子一样情窦未开。

声明: 本文由(非常完美在线直播观看)原创编译,转载请保留链接: 兰兰那不是非常完美的爱情伤害了家庭

兰兰比我小一岁。婶婶总爱拿她跟我比,又是个从小不招人疼爱的孩子,所以有一个男人对她用心呵护,不管对方有没有物质基础,不管外在条件多么不好,她就这样爱了,奋不顾身。

我笑着说,肯定是我最迟嫁人。那时候的心情不懂怎么说,在这么多年过去后,始终无法卸下自我防护,我只是觉得越想得的越不可得,我大可把重心放在工作上。

也许会一语成谶吧,我对自己的未来已经有一个大概的带着悲观色彩的轮廓。

而现在呢,就是需要时间的流转,把这些伤痛一笔带过。血缘关系是我狭隘的认知里最不可断绝的,就像流水一样,抽刀断水水更流。

而在婶婶说这话的时候,我们所有人都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殊不知她的女儿已经怀上了一个男人的孩子,所以才会暴瘦,看着才会那么像个孩子。

所以父母总在我耳边叨叨着让我保持头脑清醒,有男朋友啦或者想不开的事情千万不要藏着,要跟他们说,他们是过来人,走过的桥比我走过的路还多。

六月份和妈妈回家的时候,我们在爷爷奶奶家,婶婶开玩笑说,看我们几个女孩子谁留得最久。

说说2013年在我平静的时光中泛起的一些涟漪吧。今年平平淡淡,也很顺利。当然也有崩溃的时候,但时间过去了心里的坎儿也就只是一个幌子。

家里的大人们习惯把兰兰这类负面事例说教给我们小辈们听,管这叫做辙,教导我们不能重蹈她的覆辙。

一路走来,我更习惯像陌生人吐露心事。因为他们都是过客,总有一天会忘了我,忘了我这些黑暗忧郁的心事。

昨天兰兰跟我聊qq,她说他待她很好,吃好穿好,安心养胎。她知道很对不起父母,所以才会保持缄默不敢为他说太多好话,因为说得越多,就越把亲人推到了对立的立场。

每个年龄阶段都会有一些难懂的事情,而走到新的年龄阶段,很多之前想不通透的事情就迎刃而解了。我表达不出来这是什么情况,自己意识里面会想象我是走在冒险的旅程,每走到一个关卡,大门会自己打开,那个落锁的声音让我无比恐惧,却仍旧带着新奇。

已浸沉了一脑袋瓜子能洗脑的正能量,希望我能越来越坚强。2014,加油。

而说实话我不知道自己会走上什么路,但找一个平凡的人也好比做这种轰轰烈烈的事情,我承受不了变故,母亲更是。

婶婶跟她和他从杭州开始闹,之后押着兰兰从杭州闹到家里,闹到家里人人皆知。在福建的我,电话里她一声一声凄厉地唤着我,姐.....姐.....我真的会幸福的,他不会让我吃苦的.....,我被她唤得说不出话,只能陪着一起哭。爸爸在上班时间给她打电话,说到动情处也是当着同事的面哽咽起来。而在家里,她年轻的舅舅和年迈的外婆,都曾哭着跪在她面前过。

我是一个具有很强自省意识的人,当我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就会努力改进、提升自己。这也是那时我感慨着,没人能改变我,除了我有心去改变。

闹到这种程度,仍旧没人愿意让步。我很严厉地跟爸爸说,她连断绝家庭关系的保证书都能签,你们这些大人还要出什么新招,真要逼出人命吗?兰兰那不是非常完美的爱情伤害了家庭。